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密集峰会期汇率博弈由双边转向多边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6-08 21:35:17

密集峰会期:汇率博弈由双边转向多边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3月12日,华盛顿,当地时间上午11点,在伍德雷路2660号万豪沃德曼花园酒店华盛顿四号厅里十多名正在忙碌着,这里是世界核安全峰会中国中心所在地,也是中国代表团驻地。

中心门口的长条桌子上摆放着一叠当日的《中国》美国版,中国3月份贸易出现逆差的消息占据着头版的显着位置。

即使是在核峰会的当天,中美汇率分歧这样敏感的问题还是无法被忽视。此前一直仅仅在中美双方之间进行着攻防转换的汇率问题已波及至这个由47个国家首脑和代表参与的核峰会之上。而在随后举行的包含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改革国际金融机构、讨论美元地位与四国货币互换等议题的“金砖四国”第二次峰会上,人民币升值依旧成为了会议的“隐形”主题。原本存在于中美双边的汇率问题正在转向多边的国际舞台。

核峰会“跑题”谈汇率

华盛顿时间下午2点45分,奥巴马与胡锦涛举行了双边会谈,这是他们的第四次会谈,也是在2009年11月奥巴马访华后的第一次“胡奥会”。随着会见地点的转换,在北京未曾被提及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也成为了华盛顿“胡奥会”上的焦点。在经过比预定时间延时30分钟的一个半小时会见后,中美双方摆明了各自立场。

奥巴马在会见中重申“为了全球经济的平衡发展,中国应该实施更加灵活的汇率政策”。同时,奥巴马也同意,“中国将汇率政策视作主权问题是正确的。”胡锦涛则以“中方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方向坚定不移”,但是“尤其不会在外部压力下加以推进”的表态予以了回应。

中美领导人在汇率问题上的“基调”也延续到了会后的中美“吹风会上”。白宫特意安排了国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向“透风”。贝德曾是在中美关系由于对台军售和西藏问题陷入低点时,被派往北京缓和关系的两个重要官员之一。短短8分钟的时间,贝德回答了五个问题,其中四个关于核安全,一个涉及人民币汇率。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更为简短的3分钟内,回答了两个提问,一个是核问题,一个是汇率问题。两方发言人对人民币汇率的表态都很谨慎,均没有透露中美双方是否就汇率调整时间达成一致。

4月13日,在核安全峰会的闭幕讲话中,奥巴马再次“跑题”至中美汇率。同一天,来自美国商务部的数字表明,2月中美贸易赤字由1月份的183亿美元降至165.1亿美元,为11个月以来最低水平。核峰会结束,人民币升值暂获喘息空间。

“四国峰会”

避谈人民币汇率

4月14日,当胡锦涛乘坐的专机还在飞往巴西的路途当中,巴西央行行长梅瑞勒斯关于随着中国向更开放的经济转变,人民币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升值的预测再一次增加了来自国际的关于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梅瑞勒斯表示:“我认为所有的货币都应该实行浮动汇率,人民币也不能例外。”同时,他也承认,人民币升值与否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决定,中国有权用该国认为最好的方式来管理本国经济。6天前,巴西财长奥古斯丁也表达了希望中国采取灵活汇率政策的观点。对于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巴西一直希望可以通过人民币升值来缓解自己目前由于本币升值所造成的出口下降。

除巴西的雷亚尔已经升值30%外,俄罗斯卢布和印度卢比也不同程度升值了20%与10%。为了成功达成本次四国峰会关键议题,金砖四国贸易本币结算机制,人民币的汇率需要由稳定性向灵活性过渡。

4月15日,“金砖四国”第二次峰会召开,会前的舆论没有实际影响“四国峰会”的议题。“四国领导人并没有在峰会上讨论人民币汇率问题。”马朝旭在会后通气会上透露。

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代表,此次“四国峰会”的召开也有为G20峰会新兴经济体态度定调的意义,在四国峰会上没有讨论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也并不会延续至G20峰会。巴西和俄罗斯代表均表示,在即将举行的G20财长会议上不太可能讨论人民币汇率问题。人民币问题最终还要看中国政府的态度。

人民币升值预期出现分化

中美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在同一时间同一场合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发表的看法迅速在外汇市场上产生影响,并形成了两种大相径庭的预测。

在“胡奥会”结束后一小时内,在此前连续2周呈现逐步走高态势的NDF市场上美元对人民币随即出现明显下跌,未来一年内人民币升值预期从2.98%逐步回落到2.16%。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也开在近10月的高点,6.2860。人民币升值预期被扩大。

对于市场的如此变化,“保守派”认为,作为国家主席,胡锦涛很少对货币政策发表意见,他在华盛顿核峰会上对外部压力的明确表态将使得美方为人民币升值留出时间、空间,同时,中方也会按照自己适合的频率调整货币升值步伐。据彭博社对19名大型机构分析师调查显示,其中12人认为人民币将在6月底升值,5人认为有可能在9月底升值,其余的认为升值将要推迟至年底。59%的分析师认为人民币不会一次性升值到位。41%的分析师认为一次性升值幅度区间为0.5%-5%。

分析师们甚至还根据中国汇率政策此前的变化迹象提出了所谓7月规律一说,2005年7月21日,中国政府放弃固定汇率制度,使人民币对美元升值2.1%;2008年7月,中国政府将汇率政策变为紧盯美元。“7月作为一年的中间点,有前两个季度的外贸数据做参考,也有了对下半年形势的准确预测,同时距离美国11月的中期选举仍有空间,的确很适合作为推出新的汇率政策的时间点。”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建设银行外汇交易员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但2005年7月还有一个影响人民币升值的时间,即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而这一对话的升级版在今年提前至5月召开。央行的汇率政策总是在追求出其不意。”

相对于“保守派”对人民币升值时间的预测,“激进派”做出了人民币升值箭在弦上的判断,时间最近的是奥尼尔的判断,他认为中国最早将于19日当周容许人民币升值2%-5%。巴克莱资本则认为,中国最早将在4月或5月将人民币日内交易波动由目前的人民币对美元上下浮动0.5%上调至1.5%的波动幅度。

无论以那方观点,2010年人民币的升值趋势似乎很难扭转。到截稿时止,人民币对美元连续两天以每天1个基点,0.0015%的幅度从6.2860低位上涨至6.2862。

亚洲货币将跟随起舞

正如人民币问题此次由双边转向多边一样,人民币升值的影响也同样具有普及性。

作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和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发生在人民币汇率上的变化将牵动一系列相关贸易伙伴的货币随之浮动。

2005年,中国银行宣布人民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当天,外汇市场上,以日元为首的亚洲货币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日元上涨了304个基点,创下自2002年3月7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印度卢比也攀升至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巴克莱资本认为,2010年如果人民币升值,作为最先考虑的避险货币,日元将成为最大受益者。布朗兄弟哈里曼高级外汇分析师Win Thin也认同,亚洲货币将跟随人民币升值而上涨的观点。Thin预测,同人民币走势最为密切的亚洲货币,如果韩元、菲律宾比索以及台币等货币会在人民币升值后涨幅最大。

海外对冲基金交易员宁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则提出了相反的观点,根据现在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买卖盘的资金流向来判断,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将会冻结亚洲外汇市场上大部分的资本。为对人民币升值形成正向推动,大部分对冲基金和投资者会通过卖掉其他亚洲货币来实现,首先是日元,其次是越南盾、泰铢等亚洲货币。因此亚洲货币会出现走贬的趋势。

宁伟强调:“2005年市场对于人民币升值没有形成预期,同时人民币利率在当时是介于日元与美元之间,通过人民币产生的套期利润很小,因此亚洲货币出现了升值。现在,人民币利率高于美元与日元,在未来通胀的预期下还有加息前景,而人民币汇改以来又一直给市场形成了单边升值的印象,此次一旦人民币出现升值,那么息差+汇率收益的诱人利润一定会吸引外汇市场上的庞大资本。因此造成亚洲其他货币疲软。”

人民币升值所造成的出口损失也有可能因其他出口结构相同的亚洲实体货币走软而更加严重。

在亚洲之外,作为中国最重要贸易伙伴欧盟和澳大利亚,其货币也可能因人民币的升值而承压。今年前3个月,人民币对欧元升值幅度已逾10%。法国巴黎银行预测,在未来,随着人民币升值,美债将更为便宜,随之升高的美债收益将吸引资本投奔美元,从而使欧元进一步走低。而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带来的需求减少也将冲击澳洲商品市场,使澳元失去上升动能。

随着中美之间的人民币汇率问题由双边转向多边,人民币的升值已经成为了全球性的问题。而如果同预期所料,人民币升值带给世界主要货币的是跌成一片,全球贸易谈何平衡。

鼻咽癌
瘤的症状
搜索引擎优化应注意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