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柳岩直播卖货擅自转载没商量篡改标题无底线维权困难奈他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7-05 09:59:33

擅自转载没商量篡改标题无底线维权困难奈他何

日前,国家信办官中国信刊文《“标题党”“图片党”该收手了》受到热议。同时,一篇由友整理的文章《别人的标题VS易的标题》,对比展示某站乱改标题的案例,在朋友圈热转。互联和社交平台上的转载乱象,引发不少负面评价。

13日,北京市信办和首都互联协会组织新浪、搜狐、易等17家北京属地重点站,召开“络报道标题规范及要求”评议会,通报了近期突出存在的转载篡改标题现象,要求各站完善采编流程、落实实名制、加大规范执行力度。与会站负责人承诺采取有效措施杜绝“标题党”乱象。

博眼球赚点击,篡改无底线

为了赚取点击量,不少站和自媒体在转载时花样百出。打“擦边球”,掐头去尾,漏掉作者署名,甚至还有的恶意篡改、制作与原文不符的标题,导致一些被反复转载后原意扭曲、耸人听闻。

例如,本报曾刊发文章《农村题材电视剧需升级换代》,某站转载后改题为《党报评农村题材剧 只字未提赵本山“乡村爱情”》,将文章与名人、热点强行挂钩,增加点击量。今年1月,福建漳州青年吴海雄在其公众号上发布《昨晚,石狮,震惊全国!一家34口灭门惨案!转疯了!》,点开却是一张34只死老鼠的照片。

国家信办曾总结“络转载六大乱象”。一是超范围转载。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国家信办对互联信息转载稿源确立了可供站转载名单制度。据此,站应转载纳入可供站转载名单的传统媒体及站刊发的信息,否则视为超范围转载;二是违规裁剪拼接稿件;三是伪造来源;四是擅自编译境外报道。原则上,境外媒体不在站可供转载范围,编译刊发境外媒体报道要严格管理;五是违规“洗稿”。根据《互联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商业站不得自采。目前个别站与商业站违规合作“洗稿”,后者采写的稿件交前者首发,最终将稿件“洗白”,变为“正规”来源;六是违规篡改标题。

未授权无版权,转载变劫持

燕赵都市报日前表示,已起诉“今日头条”侵权。燕赵都市报称,该报冀中版公开发布声明指出,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不得转载其,但“今日头条”仍在未经授权情况下转载该报文章。燕赵都市报曾对此解释,一些络媒体非法转载,严重挤占了传播通道,这对具有优秀原创能力的地方性报纸构成了巨大威胁。

公号上的转载授权情况也不一。刘代(化名)和朋友合办了一个公众号,主要转其他媒体和公号的文章,粉丝过万。他介绍,一般会联系作者授权转载;如果联系不上,就注明来源自行转载。一旦友投诉抄袭,腾讯会根据情况作出处理。刘代坦言,转载后从未给原作者发过稿酬,他的理由是:“没有这个预算,再说,转载也是对原文的宣传推广。”

知名公众号“侠客岛”负责人之一“独孤九段”(名)告诉:“从原创者的角度而言,被抄袭转载难以接受。一些论坛、个人博客未经许可转载,防不胜防,也无从维权。自从开通抄袭举报功能后,端的转载量有所下降,转载者大部分都是粉丝量有限的‘小号’,绝大多数不会跟我们打招呼。”

相比机构公号,一些个人公号作者更在乎他人转载时是否署名和提前申请。一位主打时评的公号作者告诉,他的观点时常被别人以综合、整理的名义无授权全文转载,尽管他已在发表文章时注明了“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维权难监管弱,转得太任性

面对转载纠纷,维权者少,成功案例更是屈指可数。“对普通作者来说,为了几十元甚至几元稿酬而要取证维权,显得力不从心,因而一般不会与侵权者较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曹新明认为,这种无奈的现状,反让侵权者越发任性。

“新媒体内容的低成本、碎片化等特性使得运营者的知识产权意识较为薄弱,加之监督和约束不严,侵权成本很低,但收益却可能很大。”清华大学教授沈阳说。

“独孤九段”认为,是接受转载现状扩大影响力,还是坚决维护原创权益,在二者间选择也有矛盾。“更多时候,需要维权的对象不是‘小号’,而是大渠道。现在传播主要靠一些客户端、门户站等大渠道商,内容生产者处在产业链低端,想要扩大传播量和品牌知名度,必须屈服于渠道。”他认为,在现有格局下,只有持续产出优质的内容才能在竞争中获得更多议价权,“虽然现在有些渠道仍在免费转载内容,但优质的内容终究能凸显价值。”

先许可后使用,络不例外

目前,“剑2015”专项行动已进入集中整治阶段,其间,集中开展打击智能移动终端第三方应用程序(APP)侵权盗版和进一步规范络转载版权秩序等专项整治。

关于络转载,我国已有法律规范。如着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未经着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

“‘先许可,后使用’是着作权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使用作品,不论付费与否,使用作品必须先取得权利人授权许可,这对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都适用,没有例外。

国家版权局4月17日发布的《关于规范络转载版权秩序的通知》规定,互联媒体转载他人作品,不得对作品内容进行实质性修改;对标题和内容做文字性修改和删节的,不得歪曲篡改标题和作品的原意。

北京市信办相关负责人指出,站在转载、制作标题时,要系统考虑关键语句的上下文语境,更要考虑放在互联舆论场中是否稳妥,是否符合原文的主要观点等。

易负责人在北京市信办举办的评议会上表示,将自觉抵制各种标题乱象,建立以内容为导向的新型考核制度,彻底根除因赚取点击量而违规发布的情况。

沈阳认为,治理络转载乱象,需要更多的知识产权中介机构发挥作用,需要更多新媒体的原创支持策略,也需要政府专项支持和民积极举报侵权行为,“站也要建立内部审查体系,并与传统媒体、权利人建立合作共赢的良性机制。”(张洋余荣华)(马龙参与采访)


9月底前完成全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
八部委开会讨论不动产登记实施细则望3月前
121万人报名参加全国会计专业技术资格纸
4名广东最美医生在非洲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