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蚂蚁短租房东家中被洗劫平台对房客身份无验

IT
来源: 作者: 2019-04-18 13:32:06

2017年7月份,毕然通过短租软件蚂蚁短租,将位于杭州的一套婚房出租给一对年轻夫妻。6天后,当毕然回家收房时,却发现家中被洗劫:除了大件家电和家具外,所有日用品都被搬空,包括厨房的锅铲和卧室的被子枕头,损失总计2万元左右。

监控画面显示,作案者正是租客夫妇。事发两个多月后,毕然将这段经历发到上,引发关注。

10月9日,重案组37号了解到,杭州西湖警方目前已参与此事,并掌握了一定线索。探员发现,民宿短租目前存在法律空白,一旦产生纠纷,房东难以维护本身利益。此外,蚂蚁短租自称为信息发布平台,对房客审核存在漏洞,也易导致此类问题产生。

2016年底,毕然在杭州城西购买了一套将近90平方米的二手房,准备用作婚房,他与妻子均是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婚后都在上海工作,杭州的房子长时间闲置。今年7月初,毕然注册成为短租软件蚂蚁短租的房东,将杭州的婚房以民宿形式出租。

7月13日,毕然接到了第一条定单。1名昵称为郝阿胶的房客,预定7月15日至7月18日入住,并通过客户端一次性支付了388元的房费,和300元定金。

毕然夫妇对这笔定单没有任何怀疑。他告知探员,看到房客已经通过蚂蚁短租平台身份认证,他与妻子还为客人添置了新的床垫和四件套等。15日,毕然夫妇早早等在家中,并将房客迎入家门。

毕然回想:这是一对年轻夫妻,女的3十多岁,男的看起来更年轻些,说是刚结婚,来杭州度蜜月。

7月18日租期期满,郝阿胶通过支付给必然三天的房租续住。7月20日晚,当毕然打算与这名房客沟通第二天的退房事宜时,才发现自己被对方拉黑。

感觉异样,7月21日一早,毕然就赶回了家中,眼前的场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本来精心装修、保养整洁的家中一片狼籍,垃圾遍地,地板上随处可见烟头。更严重的是,家中除沙发、桌椅和冰箱等大件外,其余所有用品都不翼而飞。从各种洗手间用品,到厨房里的锅铲调味料,再到被单床罩,家里的所有衣服包括亵服,都不见了。

房客使用虚假信息注册 警方参与

通过小区监控,毕然发现,让自己家徒四壁的,正是房客郝阿胶夫妇。监控画面显示,两人专门叫来快递车辆,分屡次将家中物件寄走离开时,两人拖着装满的拉杆箱,背着毕然家中的吉他拂袖而去。

毕然说,根据监控上的时间显示,他发现自己被郝阿胶拉黑,已是他们离开婚房4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毕然在事后发现,郝阿胶在蚂蚁短租注册时,使用了虚假身份信息;在给自己搬家期间,郝阿胶的快件收寄地址填写了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的一处仓库,并且自提取货。我可能遇到了惯犯。毕然说。

7月21日,毕然向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文新派出所报警。10月9日,探员从上述派出所获悉,警方目前已立案,并获得一定线索。

此后,毕然屡次与蚂蚁短租平台接触,均未取得有效回复。今年10月,毕然将自己的经历发到上,这场因短租引发的搬家式偷盗,引发大量关注。

平台开通人脸识 对租客仍无验证

10月1日,蚂蚁短租平台回复此事称,目前案件仍在侦破当中,我们也将继续配合协助调查,并帮助房东做好相关善后工作。此外,平台方表示,在保障用户安全上,我们任重而道远,并恳请房东、房客给我们改善的机会。

蚂蚁短租在回应中称:在9月上线的蚂蚁短租新版App中,我们已添加了智能入住功能,支持全平台刷脸验证身份将人脸辨认结果、线上填写的身份信息、公安系统身份证件信息3方匹配无误才能验证成功。

对于这样的表态,毕然表示不能接受,他表示,事发至今,蚂蚁短租方面未与其正面接触,关于损失赔偿,尚没有进行沟通。

探员今天体验发现,成为蚂蚁短租的房客,可通过包括等在内的第三方平台直接登录,无需进行身份验证。在选定房源后,便可预订,并不需要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即便使用化名仍可正常下单。

蚂蚁短租一名客服人员称,短租平台只是一个发布房源的渠道,管理还是房东自己管理。如果房东有疑虑,可以在入住前,当面查验房客的身份证,但平台不对房客身份进行验证 。

重案追踪

监管、、合法性,短租平台的真空地带

毕然的经济损失,应当由谁来赔偿?北京市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认为,平台既然收取服务费,就有保障交易真实性的义务,短租平台不对房客身份验证,是一种不作为。在产生纠纷时,应当承担相应。

探员注意到,短租这一领域的监管,目前仍处灰色地带。值得注意的是,在派出所内,民警告知前来报警的毕然,由于其未经公安机关许可经营房屋短租业务,将被限期整改。很快,毕然收到了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的《限期清退告知书》。

北京1名资深房地产中介告诉探员,依照规定,个人房东闲置房屋用于长租时,应将租住情况向公安部门进行登记备案。其表示,类似短租的双方仅通过线上交易,没有签订租赁合同,一旦发生纠纷,权益将很难得到保障。

重案对话

在毕然看来,短租作为同享经济的一种类型,其基础就是互信。而这样的事件,却正在破坏这种信任。他希望平台尽到审核义务,承担起。

希望短租平台承当起这个

重案租37号:把经历发到上,是有什么诉求吗?

毕然: 最低的诉求就是坏人做坏事,要得到应有的惩罚;第二就是追讨损失,得到赔偿,也希望短租平台承当起这个。也希望通过我的经历,教育友尽量避开短租平台的漏洞,做一个科普。

重案租37号:出租期间回过家里吗?

毕然:房客在住的期间,没有回过家,但是上会有联系。

重案租37号:发现家中被搬空时,心里什么感受?

毕然:觉得不可思议,有一些不敢相信,第一次出租房屋就遇到这样的事。

重案租37号:家中的损失有多少?

毕然:个人估计是两万元左右,具体最后以多少定案,警方还没有进行统计。

平台起码要尽审核义务

重案租37号:怎样看待自己的经历?

毕然:共享经济的基础,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信。这样的事情产生,会破坏这类信任,或说有人在利用这类信任牟利。

重案租37号:平台方对此事是什么态度?

毕然:之前说是在联系警方,会积极配合,但在追责和赔偿方面都没有明确的方案。

重案租37号:你认为短租平台应该承当?

毕然:既然收了服务费,就构成了一种交易关系,作为平台最少要对用户尽到一个审核义务,不能让使用虚假信息注册的用户混进来。

重案租37号:对于两名房客,有什么想说的?

毕然:我觉得挺惋惜的,两个人都很年轻,应该好好做正行。这样还是太不值,希望以后能做点有益的事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