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邓小平与苏共的九次会谈为何不欢而散

IT
来源: 作者: 2019-07-02 12:18:04

邓小平与苏共的九次会谈为何不欢而散

同苏共代表团举行会谈 会谈前双方的声明战1963年程晓玥妈妈病逝程晓玥妈妈病情复发带着遗憾去世了6月14日中共中央给苏共中央的复信发出以后,钓鱼台写作班子工作人员随即着手进行两党会谈备用发言稿的起草工作。在这同时,双方在会谈前夕进行了一场 声明战 。6月18日,苏共中央发表声明,完全拒绝我们6月14日复信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的建议,说它是对苏共中央的毫无根据的攻击,并且说他们不能在报纸上发表这封复信。接着,6月21日,苏共中央全会通过决议,表示苏共坚决地执行二十大、二十一大、二十二大的路线,并责成苏共代表团在会谈中根据这个路线阐述和捍卫苏共的立场。7月1日,中共中央发表声明,除了宣布参加两党会谈的中共代表团的组成,严正表示中共的一贯立场是坚持原则、坚持团结、消除分歧、共同对敌,并责成代表团根据中共中央6月14日的信,同苏共讨论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问题及其他一些有关的原则性问题。声明还说,对苏共中央6月18日声明、6月21日决议及赫鲁晓夫在苏共中央全会上的讲话,我们现在暂不作答复,保留以后答复的权利。7月4日,苏共中央发表声明,除了再次指责我们对苏共 毫无根据的攻击 外,还为他们不能发表我们6月14日信进行解释,说发表就要答复,那就要导致论战的加剧。声明说,苏共中央决定在适当时候在报刊上发表对中共中央信件的答复。7月5日,中共中央发表声明,驳回苏共中央7月4日声明,并强调中共中央责成代表团在会谈中以最大的耐心、最大的努力,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加强中苏两党、两国的团结,希望会谈的结果有利于准备召开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这个声明在7月5日《人民》上发表。7月5日晨7时,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乘飞机赴莫斯科。代表团团长邓小平,副团长彭真,团员康生、刘宁一、伍修权、潘自力(我驻苏大使)。吴冷西、姚溱、王力、范若愚、余湛等为顾问。钓鱼台8号楼的李鑫(康生的秘书)、贾一血、朱庭光、崔奇作为助理工作人员也随团去莫斯科。代表团分乘两架飞机,小平同志坐第一架,彭真同志坐第二架,约7时40分从北京起飞,中途在伊尔库茨克和鄂木斯克各停一小时,北京时间下午7时40分左右飞抵莫斯科机场,恰好花了一整天。在莫斯科,除代表团成员住在列宁山上的别墅,其余工作人员都住在我驻苏使馆。按对等原则,中苏在对方首都所建使馆都是占地面积非常之大的。驻莫斯科使馆有个很宽敞的庭院,办公楼有好多房间,使馆同志带我们看,朝北的所有房间都空着不能用,莫库里一句话官宣哈登死刑你的打球方式永远赢不了总冠军斯科大学的36层大楼近在咫尺,利用现代技术就能窥视室内情况,难以保密。在整个会谈期间,我们这些工作人员都在使馆办公楼里生活和工作,除了列席会谈以外,不曾迈出使馆大门一步。小平同志和代表团成员每天到使馆来开会。会议在大使馆内一个保密室里进行。这个小会议室没有窗户,是我外交人员进驻使馆后重新加以装修的。赫鲁晓夫在招待邓小平的宴会上,用餐刀敲响菜盘喊道:要团结就必须停止互相论战我代表团抵莫斯科时,当地时间是下午2时,苏斯洛夫等到机场欢迎中共代表团,接着在克里姆林宫举行午宴,《真理报》作了报道。据代表团翻译李越然同志回忆,在午宴上中苏领导人就进行了初次的交锋。赫鲁晓夫在祝酒时说: 我们还是希望两党能够消除分歧。苏联共产党已经作出了自己的努力,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是怀有友好的感情的。 邓小平表示: 我们也是带着团结的愿望、友好的愿望到这里来的。我们真诚地希望消除分歧。 赫鲁晓夫马上声称: 苏共二十大、二十一大、二十二大的路线是正确的,我们将继续坚持。 邓小平摇了摇头,说: 即使分歧一时消除不了,也可以保留各自的观点,不要把意识形态的分歧继续扩大到两国关系上。 赫鲁晓夫有些急,话讲得很快: 至少应该做到互相在报刊上停止攻击。 邓小平回答: 你们片面地攻击我们,讲够了,但我们还没有表示态度呢。我们要表明态度,要在适当时机表明态度。 他又重复一句: 我们将表明自己的态度,让两党全体党员了解双方观点。 这时赫鲁晓夫用餐刀敲响菜盘: 要团结就必须停止相互论战! 邓小平说: 停止论战是中国共产党早就提出的建议,你们一直没有重视,不接受我们的正确意见森林狼中锋巴顿遭遇右脚伤病将无限期缺战,实际上一直在攻击我们,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停止这种攻击。我们该答复的总要作出答复。 (见李越然:《中苏外交亲历记》)各次会谈中双方发言的情况中苏两党会谈从7月6日到7月21日举行,一共开了九次会。出席会议的苏共代表团以苏斯洛夫为首,成员有格里申、波诺马廖夫、安德罗波夫、伊利且夫、萨丘科夫和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我方出席会议的是代表团全体成员,另加吴冷西和姚溱。会谈地点在列宁山上的苏共中央会议厅,双方代表团成员分别在两条长桌边落座,相距二三米左右。其余工作人员坐在后排。7月6日上午10时,举行第一次会谈。苏斯洛夫首先发言,他一上来就攻击我们6月14日信,为苏共中央3月30日信辩解,然后着重讲苏共对总路线的观点,他的讲话总共分五个部分,按其原话,这五个部分的题目是:(1)为进一步加强世界社会主义体系的威力、团结和把社会主义体系变为人类发展决定性因素的斗争;(2)争取和平与和平共处,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所推行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斗争;(3)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国家支持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解放斗争的形式;(4)现阶段世界革命进程理论的一般问题;(5)加强国际共运的团结和一致问题。苏斯洛夫在发言中对苏共提出的 和平共处 、 和平竞赛 、 和平过渡 和 全民党 、 全民国家 总路线所作的解释,大都是他们过去多次讲过的,这次只对 全民党 提出三点根据。他说:为什么说苏共是全民党呢第一,全国人民都拥护它;第二,全国人民都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第三,党的成分来自全国人民的各阶层。讲完第三部分时,中间休息20分钟。会议厅外边有一间很宽敞的休息室,但其摆设的格局很特别,不是在休息室的中央而是两个对角处放些桌椅,让双方人员分别到这两个角落坐下来喝茶。双方人员每次从会议厅走出来休息时都互不搭腔,我们自己人相互之间也不说什么话,会谈中的紧张、对立气氛也充满着这个宽敞的休息室。休息后苏斯洛夫继续讲,讲到下午两点多。我方提出明天休会,后天中国代表团发言。所以提出休会一天,是为了能比较从容地准备下次会谈的发言。但即使休会一天,时间也是十分紧迫的。在这一天中要做好几件事:第一件,要把对方发言全文根据速记稿打印出来,发给代表团及有关人员;第二件,小平同志来使馆开会,研究对方发言,分析会谈形势,确定我代表团对下次会谈的方针和发言的主要内容;第三件,根据会议决定,有关工作人员抓紧起草下次会谈的发言稿或改写从北京带来的备用稿,写好打印出总局试点运用大数据监管更高效来交代表团讨论修改定稿;第四件,用简明的文字把对方发言要点和我方下次发言的提要发电报告中央;第五件,把下次发言稿交翻译同志作准备,有时需要同参加起草的同志共同商量那些词、那些话如何翻译为好;第六件,有关工作人员要及时了解和关注莫斯科报刊动向及国际舆论反应和国际形势发展中的新情况,随时向代表团汇报。这样,代表团工作人员的作息时间完全打破常规,随时有事随时去完成,什么时候有空隙自己去安排休息。我同余湛住隔壁,他每次休息时都要我过不长时间就把他叫醒。莫斯科夏天不比北京热,但那里的蚊子又黑又大,对我们的作息构成干扰。第一次会谈后,我代表团开会,针对苏斯洛夫发言,决定我方下次发言着重讲中苏分歧从何而来,并回答他对我党6月14日复信的攻击。对苏斯洛夫所谈 全民国家 、 全民党 的观点,留待以后发言时再加以批驳。7月8日,举行第二次会谈,我代表团团长邓小平发言。他全面地历史地分析中苏两党分歧的由来,明确提出分歧是从苏共二十大开始的,接着他列举苏共二十大、1956年波匈事件、1957年莫斯科会议、1959年戴维营会谈、1960年布加勒斯特会议和莫斯科会议以及1962年至1963年欧洲五党代表大会等一系列事实,说明中苏分歧如何逐步发展为两条路线的分歧,分歧的实质是要革命还是不要革命的问题,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还是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问题。邓小平发言后,苏方没有讲话,他们也提出明天休会一天。

相关推荐